参加中国女子数学奥林匹克的天才少女

时间:2021-08-30 14:07

    除了数学,付佳睿还擅长钢琴、吉他等多种乐器。

    □ 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 周韵曦

    不久前,第20届中国女子数学奥林匹克(CGMO)顺利闭幕。此次竞赛中,来自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的高二学生付佳睿以满分168分的成绩获得第一名,获得不小的关注。中国女子数学奥林匹克主试委员会主任瞿振华在宣读名单时表示:“女奥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满分了,这给整个组委会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据中国数学会官网介绍,在国内外众多数学奥林匹克中,参赛者中一向男多女少,正是数学奥林匹克参赛者男女性别比例失衡的事实,促使了“中国女子数学奥林匹克”的诞生。时间追溯回19年前,2002年8月,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委员会在珠海举办首届女子数学奥林匹克,参赛对象是在读高中女生,以期为女同学展示数学才华与才能搭设舞台,增加女同学学习数学的兴趣,提高女同学的数学学习水平,促进不同地区女同学相互学习、增进友情。

    如组织者所愿,19年来,不断有女生通过该项竞赛展示出了自己的高水平数学才华,也有越来越多的女生将参加这项竞赛、取得好成绩,作为自己的理想目标。

    热爱

    梳理历年来CGMO的优秀选手,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发现,这些女生在攀登数学高峰的道路上,且行且热爱。

    第6届CGMO第一名陈卓,进入2008年国际数学奥林匹克(IMO)国家集训队后,获得2008年第49届IMO金牌,这是1995年后中国女生获得的唯一一枚IMO金牌;

    第16届CGMO取得全国第二名成绩的吴清玉,在第十二届丘成桐大学生数学竞赛中斩获应用数学与计算数学银奖,成为仅有的两名入围决赛的女生之一,并在2021年阿里巴巴全球数学竞赛中取得第一名;

    第18届CGMO第一名严彬玮,在第35届全国中学生奥数竞赛中以满分成绩斩获第一名,并在第61届IMO竞赛中获得银牌。

    2019、2020年连续两届获得CGMO金牌,并在2020年中国数学奥林匹克竞赛(CMO)获得金牌的郭尧昱,今年9月将跳级进入北大数学英才班,是这届北大数学英才班里唯一的女生。

    对于数学,她们都有着执着的热爱与理想。

    今年16岁的付佳睿在小学时便展现出对奥数的浓厚兴趣和特殊天赋,并在多项国际、全国数学大赛中取得优异成绩。从那时起,她便经常梦想着,“能成为未解之谜的破解者”。

    也曾有过“一头雾水”,但从解开第一道数竞题开始,付佳睿便开启了“惊艳于它的美丽,快乐于通晓它的奥秘”的奇妙体验。

    虽然年龄不大、成长阅历不深,但付佳睿已经尝到数苑百味。她说:“我一直认为数学是逻辑最优雅的结晶。而喜欢数学的原因之一,便是它充分展示了理性之美,人类的理性不会受性别影响,思想的发展也未曾有过性别之分。”

    对于自己这次所取得的成绩,她也谦虚地认为:“我在数学上付出了更多时间,因而也有略出众的数学能力作为回报。”

    探寻到数学妙趣的还有今年才17岁的郭尧昱。

    “我感觉,数学是个很玄妙的学科,内容客观且自然。”郭尧昱告诉记者,随着学习的深入,她发现“很有意思”。

    从高二直接“跳”进北大数学英才班,她最简单的愿望是“跟得上”,而谈到未来是否想做“数学家”,她也实在地回答,“能力之内,努力追求”。

    进入北大数院或清华丘成桐数学英才班,也一直是付佳睿的梦想。对她来说,那里是“能和有相同梦想的年轻人相遇、一起踏上漫长的数学之路的起点。”

    困扰

    在全世界范围内,数学竞赛和数学尖端领域一直呈现出男多女少的性别失衡现象。以CMO为例,前100名左右的金牌获得者中女生往往只有寥寥数人。这一现象也是当初设立这项竞赛的原因之一。

    在针对数学更深一步的探讨学习中,女生显然也更难寻到“志同道合”的“闺蜜”。

    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高三数学教师唐小徐是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北京代表队的教练,曾带队参加了第19届CGMO。

    在唐小徐看来,女生搞数竞,可能会面临的一个困扰,便是同性别的同伴较少。他举例说:“比如说在讨论题目时,男生们可能沟通得相对顺畅,一起讨论也能实现集思广益,但女生由于人数较少,有时可能有单打独斗的感觉。”

    备战数竞的辛苦众所周知。唐小徐认为,要想一直保持备战的热情和动力,那么来自同伴的鼓励和支持不可或缺。

    对于唐小徐的看法,郭尧昱深有体会。她告诉记者,自己在小学时起便开始参加各种奥数杯赛,对于“男多女少”的现象习以为常,但一些经历还是让她觉得有些窘:去夏令营时基本只能和老师住,有一次吃饭时还被大家遗忘了。

    但随着时间推移,她也感到数竞领域中的同性伙伴正在增多。特别是参加CGMO后才发现:“原来女生中有那么多数学高手”。

    “同行的女生并不多,的确没能像男生那样成群结队,虽说不至于感到孤独,但对女生数竞队伍能壮大起来的希望是始终不变的。”付佳睿也一直相信,“女生并非输在天赋,或许是未被挖掘,或许是未找到适合自己的数学学习方式”,并坚信,“这一时所呈现的弱势并不是注定的命运,只要心里有热爱,她们就值得被鼓励着向前。”

    争议

    CGMO这一针对女生专设的奥数竞赛,目的在于鼓励女生学习数学、参与竞赛。但也有一些声音认为:单独设立女子组是偏袒女生,给女生的竞赛题目更简单等。

    按CGMO组委会规定,成绩排名前17名的同学将直接进入全国中学生数学冬令营。据了解,根据冬令营成绩还将择优获得国家集训队资格,并有机会保送清华北大。

    在郭尧昱看来,CGMO确实对女生参加数竞起到了促进作用,“我确实观察到,周围有女生就是冲着CGMO开始学习奥数的,如果没有这项竞赛,她们可能就不参与了。”

    “正是CGMO提供了将聚光灯投在女生身上的机会,才让人们见识到女生更多的可能性”,付佳睿同样认为,这项竞赛是对所有喜欢数学的女生的一种鼓励,证明了她们确实有实力。

    唐小徐认为,CGMO给女生提供了一次额外的数竞机会,起到的促进作用显而易见。但从总体来说,在数竞领域男生占比还是更有优势,性别比例失衡的现状尚不能靠一场竞赛来扭转。

    “不管是从学科均衡发展,还是从社会公平角度来说,促进数竞领域性别比例均衡、给予女生更多鼓励和机会,肯定是有积极意义的。”唐小徐认为。

    唐小徐还特别提到,虽然目前在数学领域,女生人数不占优势,但女生中数学顶尖高手的水平与男生不相上下。

    这种说法如何得以体现呢?

    唐小徐解释,从题目难易程度来说,CGMO跟全国高中数学联赛、CMO相比,差别在于,为期两天的考试中,每天的第一道题相对容易,参赛学生基本都能够解答。但后面题目的难度会逐级提升,特别是两天考试中最后一题的难度,甚至会超过高中数学联赛的最后一题。

    今年CGMO结束后,唐小徐照常将题目分享给了学校其他搞数竞的学生解答,“数学又不分男女,很多题的质量还是很高的。”唐小徐告诉记者,“如果能拿到满分,说明该学生确实达到了全国前60名、能进入国家集训队的水平,所以不能说CGMO的金牌‘含金量低’。”

    作为竞赛教练,唐小徐曾多次带队参加全国性比赛,他也注意到,在入围2020全国高中数学联赛北京赛区一等奖的70多人中,女生仅3人。“可见,女生参加数竞的阻力还是较大的,CGMO还是应该坚持办下去的”。

    面对CGMO可能涉及的性别争议,正如一位网友所说:“假如有一天性别刻板印象消失,男女在关注度和比赛成绩上都相差不大,女性赛事的历史使命就算完成了,取消女子组赛事也应该是迟早的事。”

来源:中国妇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