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教育要培养善于思想者

时间:2020-09-07 09:00

全国研究生教育会议的召开对研究生教育和青年人才寄托了很大希望,而现实生活中的研究生教育则存在一些问题——这两者之间的落差,引发高等教育界对此作出深入透视和热切反思。质言之,研究生教育要走向卓越境界,必须培养深具灵魂、善于思考的人才。这就需要在研究生教育的内容和过程中养成深沉的问题意识、坚定的探索精神和自觉的学术创新才能。

唤醒问题意识

当前,研究生教育最为突出的问题是愈来愈趋同于“本科化”。无论是课程还是教学,研究生教育之过程被戏谑为“大五”“大六”;而艰深的博士生教育则存在日趋“硕士化”的倾向。无论硕士生课程、博士生课程,抑或最为核心的学位论文之选题与评定,“一统化”倾向愈发凸显。导致顶端的精英教育与一般的本科教育颇有几分相像。上述倾向或现象,在不同学校、不同领域、不同专业的研究生教育中存在程度不同的表现。

研究生教育必须紧紧围绕浓厚的专业问题意识之展开进行。从课程、教学与学位论文选题,始终聚焦鲜明的问题,发现好的问题是开端,解决面对的问题是归宿。系统的专业知识则是达成目标的辅助;何况知识体系的价值指向是过去,认知、理解和记忆知识的方式,已经远远落伍于便捷速效的网络时代。发现某一个充满专业深度、且能拓展的真问题,不仅考验年轻学人的专业眼光;而且,这种专业眼光指向未来、深具增值潜能,能够赋予一个真问题既深且广的思维空间——年轻的学人是多么需要这样的问题,生命的智慧是多么需要在其间纵横驰骋啊。

真理往往在持续深入的追问和对话中诞生。这就是古希腊苏格拉底的精神“助产术”。那种按部就班的知识传播、机械划一的技能授受,不但方法欠妥,而且内容上不同程度落伍了。尤其是博士生的学习,用心智去倾听和感悟,用灵魂去观察和反思,从中养成质疑和批判能力,这是最重要的,因为这意味着无限的可能。

钱学森先生推崇冯·卡门教授的学术奥秘:常常诞生“Good  Idea”(“一个非常好的学术思想”)。最初学术上的“Good  Idea”,常以问题的形式承载,以不断质疑的姿态出现,通过你来我往、持续不断、充满理性精神的对话深入下去——结论可能是从问题的破解中得到,也可能暂时无解;但研究生的问题意识和思辨能力都得到深刻的淬火。

聚焦项目探索

研究生学习,一旦发现、提炼并确定问题,就要围绕问题、锚定选题,投入到过程的探究中去。博士生的学习历程,就是贯穿了探索精神的叩问;重新书写历史,就是以新知、新思来重塑既往与未来。

当前,系统化的课程学习有必要做减法。一个新鲜的研究者,应当敏于问题、勤于追索。单一狭隘的学科知识,占有了大脑很大的知识存量,宜做减法;而新兴的洋溢着可持续发展价值的知识增量,如学科前沿、学科交叉等领域的专题知识,应当做加法。学术性研究生要诀别传统单一的学科意识,轻装前行。

“什么知识最有价值?”这是英国哲学家斯宾塞提出的经典问题,也是被一代又一代知识精英持续追问的专业问题。当前全球化时代的到来,导致知识大爆炸的出现,人类对知识的获得滞后于其更新的速度。没有必要在陈旧的知识后面亦步亦趋,可以自信地指出:被深邃前沿的问题所统领的专题知识,因具有增值前景而最有价值。这绝非实用主义知识观的翻版。

这样的知识,具有下述特征。知识的可用性:运用于并聚焦于研究目标的达成,一篇高水平的论文往往解决一个问题,而不是简单满足于知识从无到有的授受。知识的灵感性:针对语境中的问题知识,往往闪烁着灵性的光芒,能够催生运用者产生智慧的灵光。知识的凝聚度:服务于独特的目标、任务和语境,这些知识具有内在的逻辑性和关联度。

对应于相关的教学,形式和手段必然出现多样化:讨论式、专题式、小组化甚至一对一的对话式。看似松散,实质开放,最能催生天马行空的自由思维。

培养创新能力

研究生教育包括专业学位博士生、硕士生与学术性博士生、硕士生两个层面。这意味着两者之间既有区别又有联系。前者,偏重实践,注重技能技巧及其规范的训练和应用,所谓习得技术型人才;后者重在纯学术,重在基本理论、观念的创新,尤其是特定领域的定点突破,获得新思维、新观念的“敞亮”。

但它们共同之处在于:无论应用性学位还是学术性学位的研究生教育,都要突出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的培养——这应该成为一条不可撼动的“金规”。

首先,欲培养创新型人才,导师自身应具有强烈的创新意识并贯穿于教学与学术的全程。导师者,引导学生创新之谓也;导师之“导”,从思想创新开始,正如冯·卡门所做的那样。新思想新观念,从改革实践中来,从学术前沿中来,从学科交叉中来。其次,唤醒研究生话语创新的自觉意识。话语是思想之表,两者相辅相成;话语创新,促进学术思想深入创新,形成良性互动。从海量资料中筛选、排摸、提炼出“新话语”,这才是学术基本功。往往是这样:具有了新话语,就有了核心概念,有了进一步推理、论证、驳难的“思想拐杖”和“逻辑演绎的平台”。而思想创新与话语创新两者互相深入循环、走向创新的理性境界。再其次,以社会实践和自然科学经验予以印证。基础研究的纯学术,尤其是面对应用性和技术性研究,研究生教育应该将新思想与实证和经验相结合,所谓“实践出真知”即是。

研究生教育必须强调唤醒问题意识、避免课程复制,倡导项目探索,最终形成强大的研究能力、学术之创新。如是,方才适应全面深化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新形势、新常态,为国家发展、社会进步夯实重要基石。

全球化时代正热切地呼唤着思想资产的培育;唯有视点高迈、眼界深广、善于思想的大脑,方才形成“思想力”,而“思想力”无疑是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强盛、持续增值最重要的软实力。

中国的研究生教育,需要更多地蕴蓄和谐宽松、自由平等的开放教育生态,更多地培育国家日趋繁荣富强的核心资产:善于思想者。

来源: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