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每天喝的水从哪里来 深圳破解“水荒”往事

时间:2018-11-30 09:32

▲图为深圳在东江的取水口惠州廉福地。深圳人现在喝的水,就是从这里引来的。 (资料图片)

上世纪90年代初,深圳供水紧张问题已经成为关注热点,图为《深圳商报》1991年7月27日刊发的《深圳之水何处来?——市人大代表调查供水问题纪实》。 (资料图片)

深圳商报记者 梁瑛

“水是生命的源泉”,作为深圳人的“生命线”,我们每天喝的水是从哪里来的呢?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深圳曾极度缺水,这个问题又是怎么解决的?这些和“水”有关的深圳记忆,都可以在近日展出的“知源——深圳市东江水源工程图片展”上找到答案。

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由深圳市水务局主办,深圳市东江水源工程管理处、深圳市越众历史影像馆承办的“知源——深圳市东江水源工程图片展”在市民中心展出。策展团队经过半年多的策划与筹备,从数万张照片中精选了历史照片近300张,从近200份包括政府文件、媒体报道、深圳市水务局内部档案等文献资料中整理出近两万字的展览内容,并采访了多位水务工作者,以期让市民更加直观地了解这条深圳“生命线”的来之不易。

深圳曾闹水荒

本次展览以一张发黄的报纸开篇,这是1991年的一张《深圳特区报》,上面登载了一则来自深圳市自来水公司的紧急公告,提醒深圳市民:深圳供水水压将大幅度下降,请广大市民注意凌晨贮水备用,并认真实行节约用水。这一公告正是“1991年秋深圳水荒”的见证。

展览透过多份1991年深圳水荒的相关报道以及《广东省深圳市供水水源规划报告》(1992年)中深圳水资源及供用水量的相关数据,让观者了解一个曾经极度缺水的深圳。其中《东部工程信息》第40期提到:缺水最严重的时候,全市有26个住宅区20万人,几乎一星期供不上一滴水。断水一周以上的居民高达10万人。由于停水无法下厨,不得不吃盒饭,喝矿泉水;无水冲厕,只能到一里外的公厕解决;家中的花草无水灌溉,干枯而死。

此外,水荒还在社会上引起连锁反应。包括市政府在内的市中心每天只能供水3到4小时;市人民医院住院部因停水取消手术,医疗器械、用品无法消毒;市内消防设施白天无水,若火灾发生,只能“望火兴叹”。

作为一个身处南方多雨沿海地区的城市,深圳境内河流众多,年降水量可达2000毫米。而就是这样一座蓝天碧水、绿树成荫的海滨城市竟然闹水荒。这是什么原因呢?策展团队除了翻阅大量当年的调查报告、政府文件、媒体报道等一手资料,还采访了多位参与东江水源工程建设的工作人员,经过一番细心梳理,终于找到了答案。

原来,水荒的直接导火索是1991年11月至12月期间,东深供水工程停机检修设备,致使深圳日供水量降到35万立方米,而深层原因则由来已久。深圳经济特区成立之前,宝安县只有31万人口,特区成立后,迅速的城市化使得深圳人口膨胀,人口数量在短短十年间就增长到200多万,工业迅速发展对水资源的需求量暴增,水污染也变得严重,再加上那几年的干旱,以及深圳自身的水资源特点,这些原因综合起来,在1991年东深供水工程的停水检修期间集中爆发出来,导致了深圳水荒。

深圳人喝的是东江水

此时,寻找境外可供水来源,增加深圳供水量迫在眉睫。1993年,深圳市成立中国第一个城市水务局,改变了“多龙管水”的局面,并开始“水务”市场化,走上高效破解深圳“水”难题的特区水务之路。与此同时,深圳市政府开始规划实施境外引水工程。1991年8月,深圳市成立了供水水源规划领导小组和水源规划办公室,次年制定了深圳第一部完整的供水水源规划报告——《广东省深圳市供水水源规划报告》,并为此成立了东部供水水源网络工程建设指挥部,即今天的东江水源工程管理处。

1996年11月30日,惠及深惠两地人民的大型跨地区跨流域引水工程——深圳市东江水源工程正式开工,2001年12月28日建成通水,该工程的二期亦于2010年11月完工。

此次展览用一张完整的图表展示出东江水进入深圳的路线。展览以东江水源工程线路为线索,由工程起点——东江取水口始,至工程支线——梅林支线为末,以重塑东江水源工程的建设历程,再现水务工作者们在长达106公里的战线上奋战的场面。输水设施的新旧照片对比,描绘出一条在深惠两城平地崛起的深圳“生命线”。其中,来自水务工作者的口述视频让观众更深切地感悟到工程建设的艰辛以及管理与维护的不易。

这条被深圳市民誉为“生命线”的东江水源工程支撑了深圳1/4左右的生产总值,满足了全市近一半人口的用水需求。

来源:深圳商报